发新帖

川投总经理

2020-12-01 09:04:09 538

川投总经理川投www。xiaoshuotxt 。nettxt=小_说[_天.堂

川投总经理

川投总经理《鸱鸮》大约就是这样的寓言诗,总经没有什么异议,是一个受压迫的劳动者,他将自己化身成一只受害的鸟来向压迫他的人“鸱鸮”发出控诉——猫头鹰啊猫头鹰 !川投你已经抓走我的小鸟,就别再毁我的家。我辛辛苦苦劳劳碌碌,为养育孩子累得病倒 。

趁着还没天阴下雨,总经赶紧剥些桑树皮,修补好门和窗。如今树下的人们 ,或许还会把我欺。

我的两手已疲劳,川投还得去捡茅草,再把草料来积聚 ,我的嘴巴磨坏了,我的巢儿还没修好。我的羽毛渐渐稀少,总经我的尾巴又枯又焦。我的巢儿晃晃摇摇,雨打风吹要倒了。直吓得我喳喳乱叫 。

然而控诉也就控诉了,川投除了深有同情心的人,川投台下看客与己无关唏嘘几声,地主老财仍是地主老财,佃户长工仍是佃户长工。黄世仁对杨白劳照样抵死压迫,毫不留情地盘剥。剥削和欺凌不会因控诉而轻易消失,总经一直不会。否则就不需要武力来变革。

《诗经·小雅》里还有一首同样以鸟为比兴的诗《黄鸟》,川投“黄鸟!川投黄鸟!无集于穀!无啄我粟!”此诗虽然是写背井离乡的人在异国遭受剥削和欺凌,困境之下更增添对本邦族的怀念,言辞之间,颇有点《鸱鸮》的可怜味道。可见受剥削受压迫的人心思情绪都差不多,控诉的内容也大同小异,只是表现的手法不同。寓言,总经是智者同愚者的游戏,总经亦是弱者同强者的游戏。因为地位的不等,才需要有技巧的谈话方式,像《一千零一夜》里的皇后 ,她不可以直谏,要用讲故事的方法使残忍好杀的君王回心转意。被剥削的人敢怒不敢言,需要作歌来讽刺逼压自己的人 ,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。

川投总经理诗中并无一字提及女子的容颜长相,川投举止言行也无,川投对她的描述宽泛地如氤氲的雾气。从一开始,她就只存在于诗人的吟唱回忆中,成为控制他的精神图腾——遥不可及 ,高高在上,又无从摆脱。江南女子的恼人心处,由此可见 ,一如这诗中亦远亦近叫人看得着、摸不着的态度,滑得跟锦鲤似的,实在呕人!陈启源在《毛诗稽古编》里把《汉广》的诗境概括为“可见而不可求”,总经这是很准确的 。《汉广》所表现的是西方浪漫主义所谓的“企慕情境” ,总经即表现所渴望所追求的对象在远方、在对岸,可以眼望心至却不可以手触身接,是永远可以向往但永远不能到达的境界。《秦风·蒹葭》也是刻划“企慕情境”的佳作,与《汉广》比较 ,一显得空灵象征,一具体写实。《蒹葭》全篇没有具体的事件、场景,连主人是男是女都难以确指,诗人着意渲染一种追求向往而渺茫难及的意绪。《汉广》则相对要具体写实得多,有具体的人物形象 :樵夫与游女;有细徽的情感历程:希望、失望到幻想、幻灭;就连“之子于归”的主观幻境和“汉广江永”的自然景物描写都是具体的。

最新回复 (2)
2020-12-01 16:41
引用1
www.Xiaoshuotxt.nett?xt_小_说天\堂
2020-12-01 15:51
引用2
2020-12-01 14:51
引用3
诗文是这样的,若抒情节奏太快,没有铺陈,显不出山水起伏,抒情效果就出不来;像一个人太着急说话,反而不能从容表达,或者急急迫迫说的寡淡无味并不能叫人印象深刻。
返回
发新帖
633488
主题数
5344
帖子数
00482
用户数
633488
在线
60
友情链接: